客服热线QQ:1147276688  |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冶金矿产 » 正文

2015年度重要矿产资源形势综合分析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6-01-11  浏览次数:6086
核心提示:  2015年,世界经济持续处于深度转型调整期,主要矿产品需求疲软,并且与金融市场震荡共振,使得矿价平稳回落,矿业形势继续恶

  2015年,世界经济持续处于深度转型调整期,主要矿产品需求疲软,并且与金融市场震荡共振,使得“矿价”平稳回落,矿业形势继续恶化。新常态下,我国经济结构调整深入推进,主要矿产品基本需求初步到位,并且价格在底部区间运行,投资矿业“捡钱”时代已经结束,投资者对矿业投资的兴趣和信心将逐步衰竭,矿业发展进入“洗牌”新阶段。
  世界经济进入新常态 全球矿业形势持续低迷
  新兴经济体经济下行压力较大,资源需求增长极作用减弱。2015年,全球经济增长乏力,IMF预计增速为3.1%,略低于上年水平。其中,美国经济复苏基础稳固,预计2015年增速为2.6%;欧洲经济有望实现微弱增长,预计增速为1.5%。多年实践表明,美国、欧洲等发达国家主要矿产品消费与经济发展状况关联度较弱,需求总体比较稳定,主要矿产品消费拉动还是依靠新兴经济体国家。2015年,新兴经济体经济下行压力较大,特别是中国、巴西、印度、俄罗斯、南非等“金砖国家”,正面临艰巨的结构性调整等问题,直接约束主要矿产品消费规模扩张,使得以中国为首的资源需求增长极的拉动效应明显减弱。
  主要矿产品供应过剩,大部分产品库存呈回升态势。油气方面,在欧佩克不减产、美国页岩油气产量迅猛增长等因素驱动下,世界原油供需较为宽松,库存明显增加。据Wind数据库(下同),2015年12月18日,仅美国商业原油库存就达到4.85亿桶,比年初增长27%。全球四大铁矿山产量增加,12月25日澳大利亚和巴西铁矿石库存分别为4575万吨和2213万吨,比二季度末分别约增长12%和82%。主要有色金属产品,下游市场消费平淡,库存变化出现分异,12月24日,LME铜、镍库存分别为23.5万吨和44.5万吨,比年初分别约增长33%和7%;铝、铅、锌库存分别为291万吨、19万吨、47万吨,比年初分别约减少31%、14%、32%。
  主要矿产品价格持续下跌,矿业公司业绩大幅回落。一是主要矿产品价格整体持续下跌。在需求疲软和金融市场震荡共振作用下,主要矿产品价格跌跌不休。2015年12月24日,布伦特原油现货价格37.08美元/桶,较年初下跌32.6%;澳大利亚BJ动力煤现货价格52.28美元/吨,较年初下跌16.9%;铁矿石进口价格(天津港、澳大利亚、BP粉矿61.5%)322元/湿吨,较年初下跌35.6%;LME三个月期铜、期铝、期铅、期锌、期镍价格分别为4676美元/吨、1542美元/吨、1732美元/吨、1554美元/吨、8600美元/吨,较年初分别下跌25.1%、16.6%、6.9%、29.3%、42.7%。二是矿业公司经营业绩大幅滑坡。2015年,埃克森美孚等五家国际石油公司上游经营利润亏损54.03亿美元,同比减少125.6%;力拓、必和必拓的利润同比也下跌了80%以上。
  矿业金融市场颓废,投资热情全面消退。一是主要矿业公司股价受挫大跌。自1月以来,嘉能可、英美资源集团股价跌幅均超过70%,是2015年富时100指数中表现最差的股票。二是矿业公司忙于处理债务问题。2015年12月10日,嘉能可宣布再次加大削减债务及开支的力度,拟在今年底将净债务降至180亿美元。目前,越来越多的投资者认为嘉能可可能成为“商品界的雷曼”。与嘉能可类似,必和必拓计划出售混合型证券以帮助偿还债务。三是矿业投资额大幅缩水。据SNL数据,2015年全球非燃料固体矿产勘查预算92亿美元,同比减少18%,连续3年下滑;油气勘探投资预算则由2014年的峰值1000亿美元降至2015年的700亿美元,同比减少30%,全球被延期或搁置的油气项目约150个;铁矿石亦如此,澳大利亚2015年前三季度开采投资仅0.82亿美元,相当于上年同期水平的57.5%。
  我国经济结构调整深入推进 国内矿业进入萧条时代
  短期需求减弱与中期结构调整叠加,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当前,我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与通货紧缩风险上升并存,企业效益下滑和财政收入减缓碰头,形势较为复杂。从短期看,外需明显不足,投资大幅减速,房地产市场继续调整,以及工业企业去库存化等因素,直接约束资源消费规模扩张。从中期看,当前经济增速换挡的压力和结构调整的阵痛相互交织,新兴产业增长难以弥补传统产业下降的影响,要素投入支撑作用减弱,结构升级要求提高,化解前期过剩产能、强化生态环境保护等都会影响经济增速,预计全年GDP增速约为6.9%。
  主要矿产品基本需求初步到位,生产规模逼临峰值。一是煤炭需求及产量峰值均提前来临。生态文明建设、水电核电等清洁能源快速发展和实施煤改气工程,以及煤炭价格大幅回落冲击,促使煤炭消费与产量峰值提前到来。1~11月,全国原煤产量33.7亿吨,同比减少3.7%;进口煤炭1.86亿吨,同比减少29.4%;社会煤炭库存已持续47个月超过3亿吨。与原煤产供销持续全面回落同步,价格下行压力持续存在,煤炭供大于求的矛盾难以改观。二是我国基础设施建设日趋完善,传统领域粗钢需求已经基本到位,铁矿石消费强度减弱,市场竞争进入相持阶段。1~11月,全国铁矿石原矿产量12.5亿吨,同比减少9.7%;进口铁矿石8.57亿吨,同比增长1.3%;港口铁矿石月度库存基本维持在8000万吨以上。今后,不仅国内下游用钢行业对铁矿石需求的拉动作用有限,而且特别是在国际四大低成本矿山产量持续扩张的背景下,强化了铁矿石供应过剩的趋势,并与国内高成本矿山进入竞争的相持阶段。三是主要有色金属矿产基本需求增长速度放缓;与此同时,随着二次资源的累积与释放,以及环境问题会使得部分污染严重的矿山或者不顾环境生产的矿山关停,主要有色金属矿产产量将陆续回落。1~10月,全国铜精矿、铅精矿、锌精矿、镍精矿金属产量分别为144万吨、197万吨、398万吨、7.6万吨,同比分别减少5.5%、9.7%、9.2%、1.0%,氧化铝产量4735万吨,同比增长10.6%;1~11月,全国进口铜精矿、铝矿砂、铅精矿、锌精矿、镍精矿实物量分别为1184万吨、4899万吨、158万吨、279万吨、3343万吨,同比分别增长10.8%、47.2%、下降3.6%、增长48.4%、下降26.1%。四是主要非金属矿产品产量回落。1~11月,萤石产量350万吨、同比减少6.1%,天然鳞片石墨产量55万吨、同比减少15.4%,滑石产量180万吨、同比减少18.2%,石膏原矿产量4260万吨,同比减少9.0%。五是油气作为优质能源,产供销继续全面扩张。1~11月,全国原油和天然气产量分别为1.96亿吨、1190亿立方米,同比分别增长2.0%和3.3%;进口量分别为3.12亿吨、544亿立方米,同比分别增长8.7%和4.7%。
  矿业公司财务指标持续恶化,融资能力基本丧失。上半年,虽然股市繁荣促进了金融服务业的快速增长,但是并没有改变工业发展的下行态势,特别是6月中旬的“股灾”,促使主要矿产品价格跌跌不休。其中,煤炭、铁矿石价格基本全面跌破了成本线,使得1~10月行业利润同比分别下降了62.1%和43.2%;铜、铝、铅、锌等主要有色金属产品价格也已接近或跌破了国内企业的成本线,主要有色金属矿山1~10月利润同比下降26.5%;受国际油价大跌拖累,前三季度中石油、中石化和中海油实现营业收入同比也分别下降25.6%、27.4%和33.4%。总之,与2011年相比,2015年中国矿业资产缩水近2/5,有4/5的矿山企业入不敷出,部分矿山工人工资无法正常发放或发放时间滞后数月。
  经营业绩锐减使得矿业公司融资能力基本丧失。目前,虽然IPO已经重启,但是上证资源股指相对今年高点来说处于“腰斩”状态,矿业公司股票价格急剧下跌,其中煤炭、钢铁、有色等行业中相当一部分上市公司的每股收益已处于亏损或近似亏损状态;特别是煤炭和钢铁行业,前三季度上市公司亏损面超过50%。
  矿业市场日渐清冷,采矿业固定资产投资持续减少。据统计,当前全国有效探矿权和登记面积同比分别下降6%和10%,有效采矿权和登记面积同比分别下降11%和1%。1~11月,特别是以申请在先方式出让的探矿权,同比减少32.6%;以招拍挂方式出让探矿权,同比减少16.8%。同时,探矿权、采矿权转让数量亦明显下降,2015年探矿权转让同比下降15.8%,采矿权转让同比下降20.8%。与矿权市场“冷清”同步,采矿业固定资产投资持续减少。1~11月,全国采矿业固定资产投资11521亿元,同比减少8.7%;其中,煤炭和黑色金属矿采选业,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分别只有3599亿元和1277亿元,同比分别减少16.1%和19.9%。
  矿业发展进入“洗牌”新阶段 政策调整进入活跃期
  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对主要矿产品仍有强大而稳定的需求。发达国家经济发展都经历了从高速增长向中低速增长转变的过程,比如美国、德国等,最后经济增长率都不足4%,之后资源需求规模方可稳定。我国经济现在虽然还有7%左右的增速,但是最后仍要过渡到3%~4%左右的增长区间。因此,未来十年,我国依然是世界经济发展的动力,支持我国这样一个经济体量已经达到全球前列国家的发展和稳定,对传统大宗矿产仍有强大而稳定的需求空间,仍能为全球矿业发展提供坚实的经济基本面支撑。另一方面,当今世界正孕育新一轮产业革命,高新技术产业、战略新兴产业迅猛发展,对新能源、新材料矿产的需求将持续快速增长,为拓展新兴矿产资源勘查开发提供了重大机遇。
  主要矿产品价格将在底部区间运行,至少短期难以看到回升趋势。矿产品价格回升与否,近期取决于过剩产能的消化速度和能力,长期取决于经济的发展速度和资源的保障程度。过去十多年,我国经济虽然得到快速发展,但同时也造成了煤炭、钢铁及有色等冶炼行业产能的盲目扩张。国内主要冶炼企业虽然宣布了减产计划,但是这些减产计划与供给的过剩产能相差过大,使得未来消化过剩产能将是一个长期艰巨的任务。过剩产能消化过程的复杂程度和缓慢进程,决定了主要矿产品价格很难有趋势性上涨的机会,部分矿种,例如铜、镍等,短期内其价格仍有震荡下滑的空间。
  投资者对矿业投资的兴趣和信心逐步衰竭,大型矿业公司间的兼并重组是矿业发展的主旋律。我国经济快速发展带来了全球矿业的繁荣和财富增长,然而矿价快速下跌也让人们重新认识了矿业的本质。2015年矿业市场始终弥漫着悲壮与决然的气氛,矿业公司基本处于全线亏损状态,1/2的民营矿企被银行贷款和高利贷套牢,矿主四处躲债,1/4矿山人去山空,造成了投资者财富的流失和信心不足;与此同时,随着经济发展和改革深化,矿山用工和环境成本将进一步提高,而且与其他投资产品相比,矿业投资具有风险大、周期长、短期收益低等特点,使得投资者对矿业投资兴趣不高。
  另一方面,当前我国许多中小矿山都面临关停危机,出让资产“打折甩卖”、破产重组是其最终出路,但是并不能从本质上解决当前矿业发展的自身问题。未来,随着我国资源的消费结构、空间利用结构发生重大变化,大型矿业公司兼并重组是主基调。从目前情况看,几乎所有矿业公司资产市值均出现大幅缩水,负债率大幅提高,资产结构等弊端浮出水面,在国家产能置换政策的推动下,配合实质性消减过剩产能的需要,大型矿业公司间的兼并重组不可避免。
  矿业融资难度不断加大,矿山企业走证券化道路是建立与资本市场对接的有效途径。矿业作为一个重资行业,需要有资本的支持才能持续发展壮大。随着矿产品价格持续下跌,矿业公司盈利能力越来越差,保持正向现金流越来越困难,部分企业信誉等级被下调,导致银行抽贷情况更加普遍,并引发资金链断裂。企业虽然多方筹措资金,但是增加了融资成本,当前许多国有骨干企业利润已经不够支付利息,矿山生存现状堪忧。矿业公司资产证券化是矿业发展的有效选择,它能够保障矿业公司具有相对较好的现金流。
  矿业政策调整进入活跃期,对外合作面临新机遇。弱市背景下,许多资源型国家纷纷调整矿业政策,期望能够实现从资源开发中获得更多的利益或保护当地环境与提高就业等方面的目标。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发达国家,政策倾向于让利矿业公司,期望通过矿业公司“活下来”拯救国家经济;印度政府对矿业引资意愿强烈,提出携手并进,共同发展理念;哈萨克斯坦资源配置服务于官方外交;日本政府投资非洲意愿很大,但是企业不愿配合,使得非洲市场正面竞争压力减轻。俄罗斯矿业政策服务于经济脱困,整个矿业对我国开放程度较大,包括一些战略性矿产都有放开的迹象。
  思考与建议
  调整矿产资源勘查开发结构,保障矿产资源安全。为满足将来对传统大宗矿产强大而稳定的需求和对新能源、新材料矿产的需求,应系统地调整矿产资源勘查开发结构:一是加强常规油气、煤层气、页岩气、铀等新型能源资源和重稀土、锗、铟、镓、石墨等新材料矿产勘查,稳定支持铜、镍等短缺矿产和锡、锑等传统优势矿产勘查,适度开展锰、铝、铅、锌、磷等矿产勘查,限制煤、钼、硫等矿产勘查。二是根据清洁能源发展速度,合理调整煤炭在我国能源中的基础地位,并通过推进煤炭资源开发利用方式革命,促进煤炭资源由相对粗放开发向安全、绿色、智能、高效开发转变。三是完善国家铁矿石战略保障体系,避免国外低价矿对国内铁矿山产生过度冲击,力求稳定国内的合理开发规模。
  扶持优质矿山发展,并通过转型升级促进新型矿山建设。一是对缺乏竞争力的矿山产能,加快建立和完善矿山退出机制,研究矿山关闭退出的基本条件、退出模式、退出路径、退出的支持政策等问题,保障退出通道畅通。二是加快矿产资源管理制度创新,建立资源利用效率评价制度,并根据资源利用效率情况配置资源,扶持优质矿山发展。三是将资源税税率与矿山资源状况挂钩,并定期评价矿山税率等级,提升矿山合理利用资源的积极性。四是加大科技创新支持力度,推广先进采矿、选矿、综合利用技术,鼓励矿山引进高新技术进行技术装备改造,加快传统矿业的转型升级,促进资源高效利用和新型矿山建设。
  打好“三去一降一补”五大歼灭战,尽快推进矿业复苏。一是去产能,主要是通过依法破产、财政补贴、兼并重组、控制新增产能等途径,清理整顿已停产或即将停产的高成本矿山产能,关停违规和劣质产能,鼓励企业自觉核减产能,通过加强供给侧管理,全面化解过剩产能。二是去库存,积极应对初级产品高库存态势。三是去杠杆,要依法处置信用违约等问题,加大债务置换力度,积极防范风险。四是降成本,帮助企业降低成本,包括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企业税费负担、财务成本、电力价格、物流成本等,打出一套“组合拳”。五是补短板,鼓励矿业金融创新,完善矿业融资平台,推进矿业资本市场建设,补齐矿业融资难的短板。
  积极应对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挑战,立足全球谋划中国矿业布局。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TPP)使得美、加、澳等资源大国主导全球矿业格局的力量变得更加强大,近期虽然不会影响我国矿产品海外供应,但是从长期看,TPP协议会影响我国工业产品出口,进而影响我国矿产资源的需求趋势,将对我国矿业产生消极影响。应对TPP协议可能导致的全球矿业变革,应立足全球谋划我国矿业布局。一是转变利用境外资源方式,推进我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产业转移与产能合作,实现从单一的资源开发向产能合作转变和从控制资源向控制产业发展转变。二是围绕世界主要的矿产资源供应国开展矿业布局,确保我国资源供给安全,未来巴西、智利、秘鲁、南非和刚果(金)、赞比亚等国家,将在全球资源供应中占据越来越重要位置,要提前对这些国家进行布局,鼓励“走出去”企业强强联合,打造矿业企业的“走出去”联盟。三是围绕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所需的资源,研究确定“国家关键性矿产清单”,引导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从事相关的勘查开发和贸易活动,提升我国关键矿产的保障能力。四是抓住买方市场机遇期,以定价权为核心,积极参与甚至主导全球能源资源治理结构调整。
  严防结构调整中非金属矿产行业产能继续扩张。当前,我国钢铁、有色等矿产行业虽然几乎全部处于亏损状态,但是非金属矿产(例如石墨)行业还有一定的利润空间。资本是追逐利润的,为此导致部分钢铁、有色等产业资本在结构调整中转投非金属矿产行业,直接推动非金属矿产行业产能继续扩张。目前,已有铁矿资本转到辽宁投资建设一座10万吨的石墨产品选厂,个别大型钼业集团公司亦在做20万吨石墨矿产投资前期调研论证。如果任凭它们渗入石墨矿产领域,对原本50万吨~60万吨的石墨市场总需求来说,产能过剩现象将进一步加剧。因此,在结构调整中要严防其他矿业资本渗入石墨等非金属矿产领域。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购物车(0)    站内信(0)     新对话(0)